Site Overlay

传记(图)

他已然是卧床不起的暮年老人了,但躯壳里仍住着年轻人的灵魂。他把自己的公寓叫做“狗窝”,房间里什么吃的都没有,他也没有一丁点的食欲。他觉得自己的胡子就像他笔下的人物斯万的那样好看,那时斯万也重病缠身。

这是普鲁斯特的晚年。他已经不再每天坚持写作,偶尔,口授女管家或打字员写几封感谢信,或者斥责无良的出版商、粗心的校对员。普鲁斯特传记长长的《追忆似水年华》结局已经写好,接下来所有时日和所剩无几的精力只为打磨。亨利·拉西莫夫聚焦此刻,描绘了普鲁斯特如何与即将到来的死亡相处。

其实普鲁斯特从未走远,无论是聚焦今夜还是共度假日——上个月,马塞尔-里瑟汇集八位学者《追忆似水年华》阅读心得的《与普鲁斯特共度假日》(译林出版社2017年5月)刚面世。仲夏夜来临之前,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callitsupper.com/,马塞尔-里瑟选条路再会一次普鲁斯特?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